为了买房,离婚和假结婚,假表演真的后悔了吗?

时间:2019-03-25 03:55:54 来源:清城农业网 作者:匿名



文/解放日报·上海观察员陈琼琪

最近,一些买家开始绞尽脑汁,使用假结婚和假离婚来“购买房子”。众所周知,在“抓球”的行为背后,存在隐患。

解放日报·上海观察员从市法院了解到一些典型案件,并要求法官发出风险警告:法律中没有“假离婚”的概念。只要婚姻双方办理了离婚登记手续,婚姻关系就会解除。因此,虚假离婚的法律后果与真正的离婚完全相同。婚姻不是孩子的游戏,分离必须谨慎。

对于购买房屋,“假离婚”

在签署离婚协议后,一对结婚四年并抚养一名女子的夫妇上法庭。该女子李莹认为,离婚是假的,避免购买限制政策购买学区是真的,并要求重新划分财产。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,不支持李英撤销离婚协议,重新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的请求。

去年2月,李英与张强签订了离婚协议。协议写道,由于妇女的过错,该女子被迫离婚。双方同意女儿由张强抚养;丈夫和妻子的所有财产归张强所有;丈夫和妻子没有共同的债权和债务。协议内容由李莹撰写。

但是,双方的争端还没有结束。李莹说,在签署离婚协议当晚,张强和她签订了通过中间人购买学区的协议,但购买协议因各种原因未能履行。结果,那应该挂在李英名下的房子变成了泡沫。当李莹无所事事,要求再婚时,她被拒绝了。至于他自己的婚姻财产,张强不同意归还。因此,李英诉法院,要求撤销离婚协议,重新划分共同财产。

如果是欺诈,李英是否签署了离婚协议?

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,如果为了购房而处理房屋所有权更为合理,则没有必要澄清“所有共有财产属于一方”的条款显然不利于一方。李英在处理婚姻和财产分割时有充分的民事行为能力。在签署离婚协议时,李莹明确承认自己的过错导致了离婚,因此她无法通过简单的财产分配不平衡来判断离婚协议。?

【声明】

该案的主审法官指出,虚假离婚不仅是对法律的不尊重,也是对婚姻的一种瑕疵。不应低估隐含的法律风险。当虚假离婚遇到真正的危机时,很可能会造成人和钱的情况。由于财产在离婚时通常归于一方,一旦一方拒绝再婚,另一方的财产权可能会受到严重侵犯。离婚期间的收入,继承,抚养,甚至婚姻忠诚义务等问题都是双方无法预测的。隐藏的法律和道德风险不是私人协议。

为了享受优惠的“假离婚”“心机”的愿望?

2010年10月,徐莉与女友刘帆结婚。结婚后,徐莉的父亲老徐决定以他的名义在宝山区给他们一间房子作为婚房,但刘帆不愿意使用它作为婚房。之后,这对夫妇看中了嘉定区的一所房子,他们有了更换房子的想法。有着大脑思维想法的刘凡提出假离婚的想法,说第一人称套房可以获得贷款利率折扣,而首付款很低。徐莉同意做好贷款并立即再婚。

听她说这话,徐立也感动了。结婚后不到半年,这对夫妇就到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,并利用了徐莉的父母。就这样,老徐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同意更换了房子,卖掉了宝山区的房子,并以银行转账的方式将所得款项转入刘凡的银行账户,共计人民币113元。一万元,产权在嘉定区购买的房屋也以刘凡的名义登记。后来,由于新房的翻新,老徐给了刘帆一笔8万元的汇款。

后来,小夫妻对装修产生了争执,刘凡搬回了她的家人,而老徐夫妇并不在意。直到2013年1月,刘凡带着他的父母到他们的家中与他分手,他的父亲才知道情况。 “假离婚”是一部真正的戏剧,最终成为“真正的离婚”。之后,刘凡以现金或银行转账方式返还了人民币160,000元。看着儿子没有再婚的可能性,老徐向嘉定区人民法院提出上诉,要求以重大误解为理由撤回刘凡的礼物,并要求他归还房子。?

刘凡认为,由于老徐与徐莉的关系,离婚已经两年了,徐无法知道儿子离婚的事实。根据法律的有关规定,捐赠者退出礼品的,应当在知道或者应当知道退出原因的一年内行使。据此,老徐已超过法律规定的可撤销时间。而且,老徐最初给的对象是她和徐莉。这笔钱也应该由两个人分担,她不应该孤单。

最后,嘉定区法院决定依法撤销刘旭送给刘凡的礼物,并确定刘凡应归还捐赠房屋121万元,扣除退还的人民币16万元,还应当返还105万元。

【声明】

该案的主审法官指出,婚姻不是孩子的游戏。虽然法律赋予公民离婚自由的权利,但这意味着丈夫和妻子之间的关系确实已经破裂。双方都有权提出离婚。没有人可以干涉。目前,很多人都受到当前利益的诱惑,离婚程序比较方便,想利用“假离婚”来钻探房地产市场政策的漏洞,或转移财产或逃避责任。虽然法律上没有合法的离婚概念,但没有禁止,但存在着虚假离婚的巨大风险。一旦假戏完成,它可能面临人力和财力的终结。

购买房屋的“假结婚”有600,000真实债务

为了规避上海第二套房的政策,渴望买房的小玉与陌生人林某有“假结婚”,并计划在购买房产后立即登记离婚。谁知道,在此之后,林已经多次推卸,要钱,最后彻底失败。小玉不仅可以办理离婚手续,而且几乎还要偿还60万元的林某,这是一个盗窃案。到底是什么?

2013年12月,小玉在“前夫”晓东的陪同下,前往民政局向林某登记。小玉后来承认,“我所有的丈夫晓东都联系过他。在整件事上,我只看了林两三次。事实上,我们没有夫妻事实,双方都没有感情......我们买的是房子要结婚了。“

原来,小玉和晓东都是大学生。他们于2007年4月登记结婚,并在结婚后生了一个儿子。大学毕业后,两人转学到上海工作,并在该市购买了两栋小房子。随着孩子们的成长,两人想购买一所大房子来改善家庭住房环境。通过引进徐某,房屋租赁公司的中介代理,两人很快找到了最喜欢的房子,竟然遇到了购房限制的麻烦。在这个时候,徐建议他会认识另一个中间人,他可以帮助顾客通过“假离婚”或“假结婚”购买房子。?

两个人急于买房同意这个方案,并通过Le的路线,遇到了上海人林某。双方签订书面协议,确定“假结婚”后的财产所有权,并口头同意支付林的3万元“福利费”,林和小玉在成功购买后立即登记离婚。 2013年10月,小玉和晓东登记离婚。两个月后,小玉和林登记结婚。去年5月,小玉正式签订购房合同。期间,小玉和晓东住在一起。

然而,小玉仍然享受着未来买房的喜悦,并陷入“假结婚”带来的噩梦中。原本同意在买房后离婚,但林先生原谅了“人们不能回到现场”,并多次以小玉为由要求赔钱。小玉根据他的要求支付了数万元后,林仍然没有露面。

正如小玉无法忍受婚姻一样,另一件让她感觉像是蓝天的事情发生了。——她新购买的房地产和银行账户被法院查封并冻结。事实证明,在2014年5月,林某以购买婚姻的方式向其他人借钱,并说“其妻子小玉去了家乡收钱,很快他就可以归还”,但他未能偿还调度。债权人起诉后,经法院调解后,林某承诺按期偿还60万元但未能履行。因此,债权人向法院申请执行,然后申请加入小玉作为执行人。

幸运的是,小玉及时向法院申请执行异议。在组织听证会后,法院裁定以小玉的名义扣押房屋并冻结其名下的银行账户。 “在我结婚之前,我不理解林??的工作单位,生活经历,家庭和其他方面。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。我的个人情况还没有告诉他......”后来,小玉认识了她的丈夫在这种法律关系中,不仅支付了60万元的债务来支付自己的费用,而且还因为偷窃电脑而被判处罚款的小偷。

2014年9月,小玉决定不等林出现,并向崇明法院提起诉讼。他相信他嫁给了林某购买房子。这两个人没有情感基础,结婚后没有住在一起。双方的婚姻关系。法院传唤后,林某没有出庭参加诉讼。最终,法院裁定两人可以离婚。?

【声明】

该案的主审法官指出,维持婚姻关系是基于婚姻关系。虽然小玉和林是独立的婚姻,但他们在结婚前缺乏理解,婚后并没有共同生活。他们没有经济和生活方面的交流,也没有履行丈夫和妻子的义务。现在小玉坚持离婚,应该视为婚姻关系已经完全打破并得到支持。

需要提醒的是,欺诈是有风险的,婚姻需要谨慎。 “假结婚”只是出于婚姻的动机。从法律角度来看,它是“真正的婚姻”,必须承担法律规定的婚姻关系中的所有义务,例如承担共同债务的义务。因此,“假结婚”具有法律风险,很可能会弄巧成拙,造成人员和金钱。

(派对是化名)

地图来源:视觉中国?照片编辑:苏伟


  
清城农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清城农业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视频,版权均属清城农业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

已经被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清城农业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